转载自:一个好人

{Renatscope}:

Fanart for "Space Brothers"

我想起来在我现在人人主页点击率很高的小学同学还用QQ的时代,我曾经是个小清新文艺少女。那时候写的签名全部是特别文艺的文摘句子或者干脆就是清新婉约版的耍流氓(只不过我当时是完全不自知的)。

有一天我发小过来问我,你是不是恋爱了。我跪,那时候我可能是初中,并没有恋爱,也完全没想要恋爱。问起何出此言,她说我听XXX说的(XXX就是开头提到的人人控),我又跪,我跟她也不熟,于是我问她怎么得出的结论,发小说她说看你签名感觉的。

当时有种晴天霹雳的赶脚,怎么会,我那些签名哪句话反映出“我在谈恋爱”这个虚无缥缈的事情了。后来我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往往我写出来的那些用来概括自己心境的抽象的或者是摘抄来的句子,其内核...

我也希望能够被人拯救,因为我想体验感到自己被人拯救了的那种整个宇宙都充满希望的感觉;我也希望我可以拯救另外一个人,如果对方能够因为我而感觉到被拯救了感觉到活下去不再是一件没有意义和孤独痛苦的事情。

可惜这两个,我一个也做不到。

是别人想太多还是我想太少?不累吗 你们

我刚才坐到床上 顺手把我妈按倒在床 然后躺倒在她旁边跟她说 妈 你可得活长点啊 她说 我可活不长

我说 你28岁生的我 你咋不早点生呢 她说那你早点生不完了 我说我可不想生 她说那多没意思啊 你生一个就像我玩你那么玩他不好吗 我说玩是一回事 养的话多麻烦啊 她说 哪有几个孩子像你这么混蛋的 都挺好养
我顿时想起我姥姥看我的时候说 她这辈子带了那么多孩子 其中有六个是她自己生的 全加起来都没有我一个那么...

之前说过我晚上的课并不在学校上,那是我另外选择的课。因为我觉得我不能一直这样下去。要是所有的课都是60基本等于所有的课都没学一样,这样我以后要靠什么生活呢。我有一些同学社交技能很好,虽然专业技术不行,毕业还是能够找到不错的工作。但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每天一个人走来走去,本来指望通过上课获得为以后生活做保障的专业技能,结果现在因为老师,连这个想法也破灭了。

所以我才想要远离老师去别的地方上课。

话虽这么说,但是我晚上的课并不是补课,其实学习的内容和我的大学专业基本没有关系。但是我就是这么认为的,我一定要去上课,不上课的话我就会活不下去,虽然别人不上课也活得下去,但我就是不上课就活不下去。

每天晚上要坐...

我的大学生活很无聊,因为我其实并不喜欢和别人聊天。后来我看上去很健谈,实际上也很健谈,那都是我装出来的。哦,不对,说装出来并不准确。应该这么说:我之所以和同学们说那么多话,是因为我没有办法把这些话说给我的老师。如果可能的话,我不想跟别人说任何话,我想把所有的话都说给老师,只说给老师。所以想说话的心情并不是装的,只是对象不对。

我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但是我也不很笨。关于学习,我最喜欢的方式就是去上课,听别人把内容讲给我让我明白。我本来是这么打算的,大二之前也一直是这么过的。直到大二开始,我遇见了老师。其实大学物理是一门很有趣的科目,我打算学好它,于是我打算好好听课。但是很不幸,我遇到了老师。然后那...

每次去上课时我都得努力阻止自己爱上老师。

但是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要看到老师,我就会想要爱上她。除了在看到老师的时候努力克制自己想要爱上老师,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看到老师。但是我无力的发现,老师无处不在。


第一次见到老师是在大二第一学期的大学物理课上。我素来喜欢观察女性,就在我坐在大教室左边的第二排无所事事的观察一个个走进来上课的女同学的鞋时,有一双特别的脚进入了我的视线。为什么我说女同学的时候是说在看她们的鞋,说到这双脚时我却说我看到一双脚呢。因为它是在太出众了,相比这双脚,套在外面的鞋子真是可有可无的存在,甚至我希望它就不存在。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回想起老师,我总想她是裸足的。

说起脚的事情,我...

我边给炒锅洗澡,边听她唠叨。
“你那个竹铲刮得我不舒服,还是换个木铲吧。”
“嗯。”
“你近来炒饭时,老是用结块的米饭,下锅才开始使铲子切,很疼好不好?”
“嗯。”
“你新买那油还行,以后都买那款吧。”
“嗯。”
“你近来煎鸡块,都用煎锅,不找我了,是不是嫌我身材不如她骨感?”
“煎锅轻嘛。”
“你看你就是嫌我胖!”


From:http://9.douban.com/site/entry/313559767/view